當前位置:主頁 > 心情說說 > > 正文

肩膀上垂下的金色流蘇還有那讓人感覺到冰冷和

09-16 102 心情說說
因為屏幕上出現了一個男人。
 
    那個男人負手而立,背對著攝像頭。
 
    對方的室內光線很暗,看起來就像是站在一個空曠的黑色空間中,一束淡淡的白光打在他的身上。
 
    如果單純的從觀眾的角度來說,這個男人此時亮相的場景確實很有逼格,有那么一種拍好萊塢大片的感覺!
 
    可是即便沒有露出臉來,山本也一眼就認出了他!
 
    這些天來,他不知道把這個男人的樣子翻來覆去的看了多少遍!
 
    蘇銳!
 
    就是他,在華夏團滅了山本極戰所率領的五百精英!
 
    就是他,開著飛機撞塌了山本組的總部大廈!
 
    就是他,殺了東洋的國寶級上忍稻本潤一!
 
    如果不是因為蘇銳,山本組怎么可能名譽掃地,被世界所嘲笑?
 
    “啊!”
 
    山本太一郎非常的憤怒,一聲大吼,舉起長刀,重重的劈在了身前的會議桌上!
 
    這個時候,蘇銳轉過臉來,見到山本的動作,露出了輕蔑的笑容。
 
    他的衣服看起來似乎有些怪異,腳蹬黑色戰斗長靴,身上穿著一件類似于中世紀英國的赤紅色修身軍裝,肩章之上垂下金黃色的流蘇!
 
    蘇銳的手中始終捏著一個面具,并沒有戴上,這面具是金黃色的,造型簡單至極,只是能覆蓋住眼眶而已,和歐洲中世紀俠客“佐羅”的面具有些相似!
 
    山本優生壓低聲音,對一旁的小妹妹山本青葉說道:“我怎么覺得他的裝扮有點熟悉,好像在哪里見過一般。”
 
    山本青葉冷笑著說道:“還能在哪里見過?十八十九世紀,英**人全部都是這個樣子!”
 
    “不,還是有些不一樣。”山本優生若有所思的說道。
 
    “山本太一郎先生,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應該是你我之間的第一次會面吧?為什么咱們之間的第一次見面不是那么友好,反而你看起來很憤怒?”
 
    蘇銳的微笑反而更加刺激了山本太一郎,他單手攥著長刀的刀把,努力壓抑心中的怒氣,冷冷的說道:“山本極戰在哪里?”
 
    “為什么你只問我山本極戰,卻不問我稻本潤一?”
 
    蘇銳笑呵呵的把視線從山本太一郎的臉上挪開,對著會議室里的其他人說道:“你們看,這就是你們為之賣命的主子,他只關心自己的兒子身在何方,卻根本不關心那派遣到華夏的兩百多武士是死是活!”
 
    會議室里的其他人都默默的看著蘇銳,一言不發。
 
    “在我這里蠱惑人心是沒有用的。”山本太一郎冷冷說道:“我再問你一遍,山本極戰在哪里!”
 
    “山本老先生,如果你之前老老實實的表現出你的誠意,準備一些交換條件到華夏來換人的話,或許山本極戰早就安全回國了。”蘇銳把玩著手里的金色面具,笑瞇瞇的說道:“可是你不僅沒有,反而還派一大批忍者跑到華夏,甚至以我妹妹為人質。”
 
    說到這里,蘇銳停頓了一下,臉上的笑容已經沒有了多少溫度:“所以,你那寶貝兒子死了,死的很精彩,被五公斤的c-4炸藥炸上了天。”
 
    ps:再宣傳一下,烈焰滔滔的微信公眾平臺開通了,大家搜索公共號lieyantaotao,即可進行關注。晚上烈焰將在公眾平臺里統一回復今天朋友們提出的問題,關注之后點擊“查看歷史消息”就可以看到之前發布的內容。http://piaotian.net
 
 第556章 我代表太陽神殿!
 
    炸上了天?
 
    聽到這句話,山本太一郎簡直感覺自己都要被體內的怒火給焚化了!
 
    自己最為看重的小兒子,最能繼承衣缽的山本極戰,就這樣死了?還是一種如此慘烈的死法?
 
    聽了蘇銳的話,會議室中所有人的眼睛里都開始冒出憤怒的火光!
 
    當然,這些憤怒的眼光到底是真是假,也就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了。
 
    事實上,山本極戰的存在一直都是個秘密,甚至有個別山本太一郎的親生子女都不知道這件事情,這些子女如今已經在山本組之中身居高位,每個人都有希望競爭最后的位置,可是他們現在才知道,父親最喜歡的后代竟然是他的小兒子山本極戰,而且還是個國寶級上忍,這無疑增大了他們的上位難度!
 
    “你們很憤怒,是不是?”蘇銳雙手環胸,笑道:“這正是我想要看到的一幕,如果你們山本組能夠在我的眼前覆滅,我想我會更加高興。”
 
    “你會死,你會死的很慘!我發誓!”
 
    山本太一郎一字一頓的說道!
 
    他拿著長刀,對著會議桌連續劈砍了好多下!
 
    他縱橫黑道這么久,從來不曾這樣憤怒過!哪怕當日山本組的總部大廈被撞塌,也不見他如此失態!
 
    “將近八百名精銳戰力折損在了華夏,我很疑惑,你山本組如今還能拿出多少武士和忍者來。”蘇銳呵呵一笑,混不介意山本太一郎的威脅!
 
    “你會死!你會死!”山本太一郎繼續失態的吼道!
 
    在會議室里的其他人都有些默然,確實,這七百多精銳戰力的折損,讓山本組的威懾力大大打了折扣,而這其中甚至還包括了兩名頂尖的上忍!
 
    如果想要再培養出這么一批武者,所花費的時間和金錢將不可想象!蘇銳的舉動相當于讓山本組在過往許多年內投下的錢都打了水漂!
 
    倘若這種情況再來上幾次的話,那么距離山本組的覆亡可就真的不遠了!
 
    蘇銳攤了攤手,穿著一身赤紅色軍裝的他顯得異常帥氣英挺,整個人的氣質也發生了極大的轉變:
 
    “別這樣激動,山本太一郎,就算你不殺了我,我也會殺了你,咱們兩個已經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你真的會死!”山本太一郎咬牙切齒,此時他似乎除了威脅,就不能干點別的事情了。
 
    “我知道我會死,這一點不需要你來提醒,但是我還知道,我一定會死的比你晚……至少要晚幾十年。”
 
    “而且,不光是你會死,你們這間會議室里的所有人都會死。”
 
    蘇銳伸出手指,在會議室中所有人的身上全部劃拉了一圈。
 
    蘇銳的話語很淡,雖然和這山本組的臨時總部還相隔著千萬里,但是透過屏幕,會議室里的其他人均感覺到了一陣心寒!
 
    那種寒意如此清晰的通過網絡傳過來,幾乎要封凍這片小小的空間!
 
    能夠僅僅憑借一句話,就可以形成如此濃稠到有若實質的寒意,這個蘇銳怎么可能是普通人!
 
    今天在場的要么是山本組的高層人物,要么是山本太一郎的子女,每一個都是經歷過黑道打打殺殺的人物,自然能夠明白這種寒意代表著什么!
 
    就是殺意!
 
    “幾十年前的那場戰爭,雖然看似是東洋國家層面的決策,但是傻子也知道,這和山本組根本分不開關系,當時的東洋首相在選舉的過程中,可是一直接受著你的贊助,是不是,山本太一郎?”
 
    老山本默然不語。
 
    雖然那場戰爭最后以東洋的戰敗而告終,但是山本組卻趁機滲透,把觸手伸到了整個國家上上下下每一個角落里!
 
    這也從而給他們日后控制東洋政壇打下了極大的基礎!
 
    “你們究竟知不知道,那一場戰爭,華夏死了多少人?”說到這里,蘇銳話語之中的寒意再度提升了一個檔次!
 
    “而在幾十年后的今天,你帶領著山本組仍舊沒有停止對華夏的滲透,暗殺、綁架等事件層出不窮,這一次,那該死的稻本潤一甚至綁了我的妹妹為人質!”
 
    說到這兒,蘇銳的手緊緊攥成了拳頭,青筋暴起!
 
    他的眼睛中就像是充滿了雷電一樣,精芒狂閃!
 
    “所以,你們……不可饒恕。”
 
    蘇銳的語調連續升高,到最后一句卻突然回歸平淡,讓眾人的心臟情不自禁的狠狠一抽!
 
    山本優生輕輕扶住老父親那氣到顫抖的肩膀,冷眼看著蘇銳,說道:“誰饒恕誰,你說了可不算,山本組屹立東方這么多年,豈是你三言兩語就能嚇到的?”
 
    “屹立東方?自己還真會給自己臉上貼金啊,區區一個黑幫而已,還能用‘屹立’這個詞,真是大言不慚。”
 
    “牙尖嘴利,鐵齒銅牙,可惜這一點用處也沒有,我們就在東洋等著你,如果你有本事,就來殺我們,沒本事的話,就等著被我們殺掉吧。”
 
    這會兒山本優生已經全權替代山本太一郎來講話了。
 
    說完這句話,山本優生走出攝像頭能夠拍到的地方,對一旁的屬下說道:“立刻追蹤信號來源,我要知道他的詳細位置。”
 
    “我已經開始追蹤了,只要這對話視頻能夠保持五分鐘,就保證可以追蹤到對方的來源地。”
 
    “如果能再快一點就更好了。”山本優生看了一眼屏幕上蘇銳那挺拔的身影,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正如蘇銳所說,時至今日,雙方真的已經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招惹上這么一個頭疼的對手,真不是一件讓人感覺到愉悅的事情。
 
    近八百精英戰力的折損,讓山本優生感覺到一陣陣的肉疼!
 
    這名屬下的雙手在鍵盤上一陣舞動,輕聲說道:“對方的鏈接并沒有設置太復雜的密碼,應該很容易攻破。”
 
    “那就再快一點,視頻不一定能夠保持很久。”
 
    山本優生說完,再度回到了廣角攝像頭能夠拍到的區域。
 
    “嘴上逞能不算真英雄,不如我們約個地方,真刀真-槍的公平來一場。”
 
    看山本優生的意思,是準備把視頻的時間再多拖延一會兒了。
 
    “我可沒有僅僅嘴上逞能的意思,山本組的渣滓們,你們總是口口聲聲殺我殺我,可你們知不知道我到底是誰?”
 
    蘇銳的這句話讓在場的人忽然有了一種不妙的預感!
 
    他似乎已經準備結束這場談話了!
 
    已經有很多人不自覺的把他們的目光鎖定在了蘇銳的赤紅色軍裝上面!
 
    那肩膀上面的金色流蘇,如此晃人眼睛!
 
    山本優生努力壓抑住心中的疑惑和怒氣,說道:“不管你是誰,得罪了山本組,你終將會死無葬身之地!”
 
    “是嗎?你真的不在乎我是誰?”
 
    蘇銳冷冷一哼,站直了身體,而后把手中的金色眼部面具戴在了臉上!
 
    只不過是戴上了眼部面具而已,蘇銳渾身的氣質就陡然一變!
 
    赤紅色的修身軍裝,黑色的戰斗長靴,肩膀上垂下的金色流蘇,還有那讓人感覺到冰冷和熾熱互相交織的黃金面具!
 
    等等,黃金面具!
 
    在這一刻,山本優生的心臟像是被棍子狠狠打了一下,抽疼的說不出話來!
 
    他終于知道自己忽略了什么!
 
    他終于知道自己為什么會覺得蘇銳的這身軍裝如此的熟悉!
 
    因為,在蘇銳的左胸口處,別著一枚金燦燦的太陽勛章!
 
    會議室中的其他人并沒有覺察到這一點,他們只是本能的感覺到氣氛更加凝重!
 
    “太……太……”山本優生結結巴巴的還想說些什么,卻發現大屏幕陡然亮了起來!
 
    原本蘇銳好像是站在一個黑色的空曠空間中,只是有一束淡淡的白光打在他的身上,看不清周圍的情況,可是,這下子燈光全部亮起,讓周圍的場景清晰的映入眾人的眼簾!
 
    身穿赤紅色軍裝的蘇銳站在最前方,他的黃金面具透出一股掌控者的氣息,而在他的身后,竟站著十二個人!
 
    這十二個人全部身穿同樣的赤紅色軍裝,只是他們肩膀上并沒有蘇銳的金色流蘇!
 
    有男有女,全部戴著黑色的眼部護具,但是氣質卻各不相同!
 
    他們每個人都拿著屬于自己的武器,有刀有槍,各式各樣!
 
    粗略看去,這絕對是一支頂級的戰斗隊伍!每個人的身上都是戰意昂揚!
 
    僅僅從氣質上看,這寥寥的十二個人,甚至抵得上千軍萬馬!
 
    即便只是通過屏幕看到他們而已,但仍舊可以覺察到那撲面而來的殺氣!
 
    殺氣騰騰!
 
    那赤紅色的軍裝,鮮艷如血!
 
    十二加一,這十三個人靜靜的立在華夏,卻仿佛讓東洋的大氣壓強都強大了好幾分!山本組臨時總部的會議室內已經是壓抑難言!
 
    眾人瞠目結舌,一個個說不出話來!
 

版權保護: 本文由 admin 原創
轉載請保留鏈接: http://shuxing86.com/a/xinqingshuoshuo/69.html

?? 大乐透走势图体坛网